《中华字经》作者介绍
 

郭保华,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国家课题研究员、香港全球汉语学院首席学术顾问、中华国际汉语研究院院长、教授。早年就读于河南大学和天津大学,先后获得哲学学士和工学硕士学位,是中国共青团首届“五四”奖章获得者,其工作事迹被收录于《青春的奉献》一书。

主要著作有:《大学生实用心理学》、《青年学》、《识字百问》、《汉语教学的方向》、《国有企业资本结构问题研究》等。《中华字经》是郭保华先生耗时三年而著的一部力作。它是从国务院公布的常用字表、国家汉语水平考试(HSK)大纲规定的常用字表和国标一级字库规定的基本字表中,筛选出人生常用的4000个常用汉字,按照天下第一字书《千字文》“四字一句,字不重用,韵语连篇,涵盖百科”的形式编著而成。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韵文式常用字表》,也是一部吟唱式教材。它用现代汉语的形式和内容再现了1500年的识字方法,使六岁儿童学六个月能达到六年级的识字量和阅读水平,彻底解决了举世公认的“汉字难学”问题,是中国教育科学研究的一项重大成果。

见百度百科baike.baidu.com/view/1400951.htm#5

郭保华教授与马来西亚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韩春锦在《中华字经》开幕礼上合影

 

左郭保华教授   右冯德全老师

 

郭保华教授(左一)参加世界孔子学院论坛纪念交流会

郭保华教授在保华汉语快速识字专题报告会上给广大师生家长演讲打破语文教学的迷思

 

只学一篇韵文 便识天下汉字


郭  保  华

一、 神童不再是神话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每一位家长强烈的心愿,也是教师应尽的社会责任。如果谁家里或班上出了一个刘晨曦式的神童,家长或教师一定兴奋不已。但是从掌握的情况来看刘晨曦及其所有的少年大学生几乎都不是常规教育下的产物,他们中有很多人连正规的学校都不上。这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方面家长想把自己的孩子教育成神童,另一方面神童又不是学校教育的产物。那么谁能解释这究竟是为什么?
人才的竞争是识字的竞争。各位都知道社会的竞争就是人才的竟争,而人才的竞争则是智商的竞争,我再问一句,智商又竞争什么?一般人可以不知道,但语文教师应该知道。智商的竞争不是其他课程的竞争,而是语文的竞争,语文的竞争则是识字的竞争。
我们看看人类摆脱蒙昧时代的过程,就知道这个结论是千真万确的。
有一电视剧描写仓颉造字,惊天地,泣鬼神。说人类有了文字,天底下再也没有秘密可言了。因为人类有了文字,就可以去探索宇宙间的任何真理。象天文、地理、人伦、大道、数学、物理、化学等等等等,那一门学问不是以识字为前提,如果你是一个文盲,你就无法蹬上科学的殿堂。
去年12月26日,国家教育部邀请我参加全国小学识字经验交流会。会上总督学柳斌在开幕词上作了一讲话,他引用古人的一句名言作标题,这句话就是“人生聪明识字始”。不要老想着我们今天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已经是科技的时代了。实际上作为动物的每一个人,都必须重复着人类摆脱蒙昧时代的那个过程。如果你不重这个过程,那么人类创造的所有科技和文明对你都是遥远的。
识字的早与晚直接影响着人的智商发育。根据2001年6月1日《新闻晨报》报道:“日本东京有多所教幼儿识字的幼儿园,据他们从67年开始的一项研究,5岁开始学部分汉字的孩子智商可达95,4岁时开始学的可达120,而3岁时开始学的可达130”。(80以下是愚蠢,120以上是聪明)。
从后天的角度讲,这是因为,儿童越早识汉字,就看书越早,而看书越早,知识的积累就越快,对事物的理解就越深刻,人生的社会化过程就会加速,这就是同龄人知商有高有低的原因。
按我们的教学大纲规定,小学毕业才能学2500汉字达到脱盲的要求,能够阅读。可这时他们已经12-13岁。如果我告诉你其他孩子在6岁就能认4000汉字,熟练阅读,你说他是不是神童。我不说,大家也能想象得到,一个6岁就能读书的孩子,和一个13岁才能读书的孩子相比,这智商会有多大差别。这是七年哪,在人生学习的时间敢错上7年,大家想想这智商是个什么概念,简直是天壤之别。
不要以为我说的是天方夜谭,西方发达国家早就把这列为国家教育的头等大事来抓。97年克林顿在国情咨文中谈到美国的教育目标,是让儿童在8岁进入阅读和写作,12岁上网。布什在他宣誓就职的第二个工作日,也就是今年的1月23日,首先拿出的不是政治、经济的改革方案,而是联邦政府关于“阅读第一”的教育改革方案。在这个方案中明确提出从幼儿园开始到小学2年级执行“阅读第一”计划,就是说在小学二年级就可以达到我们六年级才能达到的水平。而美国是5岁入学,二年级就是七岁。而在我国七岁刚开始学字。大家说这是不是根本意义上的人才的竞争,而这种竞争是不是表现在识字上?
表音文字与表义文字的特点:世界上的语言有5000多种,但使用人口超过100万的语言只有140多种,其中汉语的使用人口最多,约占世界总人口的五分之一。汉语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正在使用的从象形文字演化而来的文字,也是联合国指定的七种工作语言之一。
与英语相比汉语多了字这个环节,我们的笔划相当于英语的字母,我们的字在英语中没有对应的实物, 我们的词对应英语的词叫“WORD”。我们的句子对应英语的句子,句子中的主谓宾定状补都有对应的句子成份,唯独字没有对应的实物。所以汉语与英语的最根本的区别都是因字引起的。

汉字具有超时空性。以汉语为母语的现代人去读2000多年前的《论语》,困难并不大。而现代英国人去阅读400多年前萨士比亚的作品,就读不懂了。远的不说,去年我到加拿大访问,在口语中,“YES”都发成“YA”的声,如果长期下去,从小念着“YA”长大的加国儿童就听不懂“YES”是什么意思。由于英语不是表义文字,所以就要语言学家告诉现代人,现代的“YA”在多少年以前就念“YES”。中国字是表义文字,绝大多数的含义是稳定的,发音可能不同,但意义基本上没有变化。比如“人”字,广东人念“意”,山东念“印”。辽宁健康情况汉字是世界上简省的字,2500字能覆盖文章的99.48%。中国全部汉字不足10万 ,而英文已累积40多万。原因在于汉字的构词能力强,词汇的增加和减少与字的增加减少关系不大。
《字经》商丘的实验,在濮阳的实验,在郑州实验幼儿园的实验。而我们对识字和阅读教育的认识能达到这样一个高度吗?这非常需要我们去反思我国的小学语文教育。反思我们识字教育理论。

二、现代识字理论反思(学汉字为什么这样难)
今年七月国务院批准了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而教育部也从今年9月起,把根据纲要研制的中小学20个学科的实验教材,首次投入全国27个省的38个实验区试用。我市的金水区就是其中一个。
对于其他课程我没有发言权,我就谈谈小语课程。
汉字难学,举世公认。据说新加坡将汉语作为官方语言时,有一个女学生因为汉字难学从楼上跳了下来。一个外国人说的好,你中国的儿童,在中国环境中,用中文教师教汉字,还要用七八年的时间才能扫盲,那么我一个外国人学汉字,没有十几年的功夫恐怕不行吧。可是我一生那有那么多的时间学汉字呢。
事实上,学汉字也的确缓慢。我们六年制小学毕业只学2540个汉字,如果算上学前班的一个,再把幼儿园学汉字算一年,就是八年。我按这个数算了一下,平均每天的识字量大概是0.87个。象这样缓慢的识字速度在全世界任何语系中都是罕见的。
正因为汉字难学,近百年来汉字出现过三次大的危机。第一次是五四运动前后,以鲁迅、钱玄同,刘伴农为代表的提出了“汉字废除论”“汉字拉丁化论”,中文注音就是那个时期为解决识字问题的产物。
第二次是解放后,毛泽东提出“汉字要走拼音化的道路”。当时的语文学习已经开始整篇用拼音而不用汉字,其中有一篇毛泽东写的文章叫愚公移山,总共1000多字,我看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完。
第三次就是计算机进入我国以后,汉字输入解决不了,很多专家又提出要淘汰汉字,后来王永民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第一次和第二次是由汉字难学引起的,第三次是因无法输入计算机引起的,
现代识字理论建立在六十年代末。1966年陶铸当中宣部长后,非常重视识字问题,他亲自批准推广黑山贾桂枝老师创造的集中识字法,也就是现在北京景山学校使用的基本字带字的方法。后来因陶铸被打倒,贾桂枝老师也因此被迫害致死,她死也不明白为什么发明了一个识字的方法竟然为此献出了生命。
陶铸被打倒后,教育部便在南京师大附小另搞了一套识字方法的实验,这就是斯霞老师创造的,直到今天我们一直在使用的随课文识字法,也叫分散识字法,当时总结出的经验“字不离词,词不离句,句不离文”,和“四会”后来被教育部写到教学大纲上,形成了我国几十年来的识字模式。斯霞老师今年已96岁高龄,上次我去北京开会还见到她,她的身体还是不错的。
但是实践证明,这种识字理论有很多地方是不科学的。
语文教材作为识字教材是一个极大的错误。汉字是象形文字,它是从原始的图画演变成图形,又从不规则的图形线条演变成现在的横竖撇捺折五种规范的笔画,所以从本质上来说,汉字是一种图。学汉字的过程,首先是个识图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识字阶段,这是由汉字的特点决定。而现行的小语教育根本就没有这个阶段。表现在没有专门的识字课程,没有专门的识字教材,没有专门的识字教师。这是小语教育在理论上的最大失误,到目前为止,教育机构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这不能不说是小语教育的悲哀。
其实古人的童蒙教育基本上是识字教育,然后才讲义,古代叫“开讲”。象《三百千》主要是识字课本,而不是阅读课本。解放初期还有专门的识字课本,贾桂枝老师创造的基本字带字仍属于集中识字的范畴。经过文革的因人划线,否定了集中识字,同时也否定了学汉字必须经过识这阶段这个教育理论。
斯霞老师创造的随课文识字,实际上就是在阅读中识字。这是与拼音文字教法相一致的。特点是记忆比较牢,能加深理对字意的理解。致命的弱点是在随课文识字的同时,丢掉了集中识字。使识字的速度慢得令人无法忍受。因为字学得慢,所以阅读也仍然上不去。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们几十年,直到现在也没有很好地解决。
那么从理论上说,随课文识字的速度为什么不能提高呢?
这是因为随课文识字无效重复极为严重。97年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栏目。
中西文相比,一个汉字所携带的信息量比英文单词大得多。联合国的七种工作语言中,中文翻译总是用字最少。
根据国家标准总局从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一亿三千八百万字的材料中抽样一千一百零八万字利用计算机进行统计,对汉字频度的统计,一个“的”字就占现代汉语用字的4.1%,只要学会“的一是在不了”这6个字你就能认识现代汉语中10%的汉字。你要是学会了前25个字,你就能认识现代汉语中20%的汉字。学50个字,你可以读28.41%的文章。
大家知道,毛泽东选集5卷合计约一二百万字,但也只用了2000多个汉字写成。所以文章选来选去总是最常用的2500字写成的,想把国务院规定的3500个常用字选完,没有上千篇的文章恐怕是不可能的。
北京七四八工程标准汉字组检阅现代文章7075篇,计2162万多字。其中共发现汉字6300个,这2162万多字,有99%是用2400字写成的。而剩余的3900字出现率仅为1%。因此专家们认为,掌握了这2400个常用汉字,阅读和写作便不会有多大问题了”(大象出版社1998年11版初一年级《寒假作业》)。而《字经》选字四千,这相当于一个大学毕业生的识字量。
现行《小学语文教学大纲》规定:小学阶段要学会常用字2500个左右。据新编小学语文教材统计,选取常用字2499,其中象形字136个,指事字33个,会意字422个,形声字1908个。但是12册小学语文教材的全部字数约30万左右。平均生字量100个字中还不到1个生字,也就是说99%都在重复,心理学表明,学习识记材料重复率在15%以上,就是无效的。按这个数计算无效重复占到84%。97年是按照遗忘的规律去重复或者叫复习,如果一个字10遍能记住,那么最佳的重复是15遍。学到800字到1000字以后,速度明显放慢,一篇200字的课文,只有6-7个生字。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到了四年级识字量不增反降。也就是说学100个字平均只有3-4个是生字。其他97个字都是在重复。这样过量地重复已学过的熟字,虽然用了六年的时间,但真正用于学生字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
从阅读的角度说,随课文识字同样站不住脚。你选到小语教材上的几十篇文章就那么有水平,学完就能解决阅读问题。从统计学的角度看,人生解决阅读问题至少要读到一千万字以上,这只是个基本数,因为按30万字一本书计,不过是30多本书。小语课本的几十篇文章算得了什么。
就算是全都背会了又有多少文化含量呢?凭良心说,和普通文章相比好不到那去。如果只读这些文章能学好语文,那才叫天方夜谭。事实也这样,小学毕业生只能读些大众化的文章,如果不训练,读古白话小说都有困难,更不要说学术著作。
由于识字落后于儿童的智力发展,出现了很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它造成学生不能阅读,不会阅读,没有兴趣,不能自学。出现小学生考数学由教师读题,造成了“课业负担过重”。最后还导致小学四年级和初二年级的学习分化。一句话,都是“识字太少”惹得“祸”。语文教育落后于儿童的智力发展这是一个极大的问题,而根子就在识字上。例“我没有把握住这次机会”。
音形义写“四会”是不符合儿童发展规律。首先我说明对一个字的理解应当做到音形义写“四会”,因为这是汉字的特点决定的。但一次将音形义写四个部分完成这是错误的。因为儿童对汉字的认知规律第一是听觉的发展(听读音)1-3岁,第二是视觉的发展(形)3-6岁,第三是协调能力的发展7-13岁(写),而抽象能力的发展(义)则是贯穿于人生的,当然最重要的是在25岁以前。
根据儿童发展的规律,我们应当制定分段教学的计划,而不是毕其功于一役。应当在儿童某方面接受能力最强的时候去训练他。而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
现在的问题是小学生已经六七岁了,怎么办?是不是该四会混教呢?仍然不是。
因为分段教学理论还不仅建立在儿童生理学和心理学的基础上,他还建立在教育学的基础上。根据教育学的原理,当我们对各种技能同时进行训练时,其效果远不如分段对各种技能进行专门训练。因此小学生虽然错过了最佳心理教育期,但教学仍然要按照事半功倍的科学方法进行。先认读,再写义。当然分段是相对的,不是说识字就一点也不讲义。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
夸大拼音在识字中的作用。我们知道拼音主要是用来学习汉字的,它只是个中间环节。可有不少小学拼音要学一年多,还有很多地方小学生拼音不及格要留级。而小学的拼音教学也由原来的拼读变成了直读。那么我们直读的目的是干什么,不就是用来读字吗,既然对拼音可以直读,那为什么不能直接读汉字,非要先读拼音再读汉字。
这就象甲乙两个钓友在湖边钓鱼时聊天,甲说他计划要在有生之年还要再挣多少钱,乙问,你挣那么多钱干什么?甲说我要办更多的工厂,乙又问,你办更多的工厂干什么,甲说我可以挣更多的钱,乙问,你用更多的钱干什么,甲说那时我可以不干活了,整天钓鱼,乙说那你现在不就天天钓鱼吗。学拼音很象那个钓鱼的,绕了一圈又绕了回来。
小语教学为什么要改革。对于我国小学语文现状,很多人都提出了批评意见,有些是相当激烈的。中国语言学大家吕淑相老先生,在20年前就撰文《人民日报》批评我国的语文教学是少慢差费。他不无感慨地说:“十年时间,2700多课时,用来学本国语文,却大多数不过关,岂非咄咄怪事”(语文教学中两个切近问题)。95年《人民日报》又以《大学生的汉语怎么了》为标题指出中小学语文教育存在的问题。
前两年的全国人代会上,代表们对教育部提出了很多意见,说你教育部制定的教材一用几十年不变,谁给你提意见,你就说这是经过专家评审的教材,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你的语文教育质量这么差,几十年来识字问题始终没有突破性进展,六年只学2500多字,从小学到高中毕业12年平均识字也只3360个,这到底是为什么。
有的更直截了当,说你所谓的专家不就是人教社出钱,你们请几个人吗?这几个专家能代表全国的最高教育水平?你人教社充其量就是个出版社,你有什么权力能垄断教材编写权和出版权,不就是你教育部的一纸行政命令吗?你教育部为什么给他放这个权,说到底就是一个经济利益起作用。为了这点钱,你宁可耽误一代一代的千千万万儿童也不愿去改革。说好听点这是误人子弟,不好听点这是在谋财害命。
李岚清副总理主抓教育后,提出中小学教育必须改革,在几个月前召开的全国基础教育工作会议上,李总理提出改革的目标有四个字“难、繁、旧、贵”,如果大家注意,暑假开学前各大报纸都报导了今年的中小学教材比往年便宜的消息。这就是针对贵这个字来的。
正是在这样尖锐的批评下,教育部才被迫进行改革。先是不再将拼音学习作为硬指标,学习6个月,学好学坏都要过去。
同时充许有条件的团体和个人对语文教材进行编写。把教材分为三级国家是统编教材、省级是乡土教材和学校叫校本教材。统编教材也不再是人教社一家,而是北师大出版社、江苏出版社和人教社。而且在第一次评审中首先否定了人教社编写的语文教材。人教社急忙重新修改,后来考虑到人教社的影响才免强同意它也作为统编教材使用。但很多实验区都没有选用人教版,比如我们金水区实验区选的就是江苏版。
正在进行的小语改革没有突破性。这次在全国38个区进行的小语改革在理论上没有新的突破。仍然是随课文识字,“四会”混教,识字量和过去没有区别。仅仅是在课文内容上和提法上有所变动,这就决定了本次的小语改革不可能有大的突破。

三、识字的方法只有到发明汉字的祖先那时去寻找。
如果我们回过头去,把目光盯定格在古代的识字教育上,会发现我以上谈到的识字难都是多余的。近百年来我们为解决识字难所做出的各种努力,大部分也是多余的,因为在我国的古代识字并不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
年龄大点的人都知道,我国古代小学主要是私塾教育。其童蒙教材在北宋以前至南北朝时期主要是《千字文》。南宋以后至清末主要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私塾老师用一年多的时间就让孩子们过了识字关,其方法就是会背会认“三百千”三本薄而又薄的识字课本。只要上私塾,七八岁的孩子识字是很正常的。
古今神童的标准大不相同。那时候也有神童,但比我们的标准高得多。三字经上对神童的描写的这样的“莹八岁,能咏诗,泌七岁,能赋棋“,”唐刘晏,方七岁,举神童,做正字”。七八岁能作诗赋棋才是神童,而不是象现在,七八岁识字都是神童。从这个意义上说,究竟是现代的识这方法正确,还是古人的识字方法正确,实践不是已经作了最有说服力的回答吗。
识字方法同样是我国珍贵的文化遗产。由此可见发明了汉字的古人们,早就掌握了汉字认读的精髓。不仅具有六千年以上历史的汉字是我国珍贵的文化遗产,这种对世界上仅存的象形文字的认读方法同样是我国珍贵的文化遗产。因为它是先人们对几千年汉字认读的总结,也已经在实践中应用了几千年。
问题是现代人并有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很少人能从科学的角度,对古人学字的方法进行过总结。甚至只知道古代有童蒙教材,从没想到还有识字的方法。更认识不到识字方法也是我国的文化遗产。
那么我国古代究竟是什么样的识字方法呢?
从周朝的《史籀篇》秦代的《苍颉篇》《爰历篇》《凡将篇》西汉的《急就篇》、南北朝的《千字文》、唐代的《蒙求》、 宋代的《三字经》、《百家姓》、明代的《龙文鞭影》、清朝《小学韵语》的等。上下约2600多年的历史,但识字教材的形式都是遵循以下几个规律。
1.音韵定位。以上教材统统是韵语成文。为什么使用韵语呢?古人早就认识到汉字在声音方面的最大特点就是一字一音,每音都有一个韵。正因为汉字有韵,就决定了汉字的句式能够排列整齐,平仄押韵。读读二千多年前的诗经,再读汉赋,直到唐诗、宋词、元曲,把中国语言文字推向最高的艺术境界。这里面汉字的韵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没有韵几乎无法开启中国古文化的大门。所以从小培养儿童对韵的语感,这是学习汉字最重要的一课。这就是童蒙教材几乎都是韵语的原因。
古人用韵还用第二个原因。用现代心理学的说法,韵语是最古老,也是最有效的一种记忆方法。有的民族的历史就是靠诗歌这种韵语的形式流传下来。为什么现在流行很多打油诗呢?比如“革命的小酒渴不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喝的单位没经费”,先不说他的内容,这些诗很多人都能记忆,为什么,是韵语的作用。如果不是韵语,根本不可能流传这么快,这么广。
2.四字一句。识字课本一般都是四字,个别也有三字,上面我提到的10种权威的识字课本9种都是四字一句,只有三字经是三字一句。为什么用四字作句,这是很有讲究的。
小儿学语的过程是个训练发声的过程。因其控制声音的肌肉不发达,所以一次读的音节一般不超出四个。实验证明六七岁的儿童读五个以上的音节和读四个以下的音节,其语句的完整性大不一样。古人早就意识到这一点。
四字一句符合汉字组词的习惯。受平仄押韵的影响,汉字组词大多按几何级数增长。早期汉字一字一词,随着语言的发展,两字一词的复合词越来越多。有反义的,如上下,左右,黑白;有同义的,如前进,后退,道理,光明;再发展则是四字一词的复合词多,中国成语大词典收录的都是这一类的词,这也是中国语言的精华。
我想这就是几千年来,童蒙教材大多采用四字一句的原因。
3.文涵百科。识字课本为什么必须成文?文写什么内容这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因为汉语是视觉文字,重在表义,所以只看字无法拼读出声音。它不象英语是听觉文字,重在记录声音,看到单词,不解义也能读出声音。因此汉字音节很少,据统计汉字所有的音节加上声调只有1300多个,所以出现大量同音不同形的字。但是汉字的优点克服了自身的缺点,它依靠不同字形来区别同音不同形不同义的字。因为当把特定的字放到具体的语句中时,视觉自然将其区分开来,比如我说”HONG”这个字,可能是红色,也可能是洪水,但是在词汇中几乎没有却弄错的可能。这就是阅读帮助理解字义,而不是单讲字义的道理。
翻开古代的童蒙教材,都是按儿童应当掌握的知识分类编写,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主要有天文、地理、人伦、道德、历史、农耕、祭祠、教育等等。让儿童从小就可在学字的过程中就可以学到终生受益的知识。不足的指出的是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很少涉及科技类的知识和国外的知识。但是从形式上可以看出古人识字也是随课文识字。
但是古人的随文识字和我们今天的随文识字截然不同。这就涉及到古代识字教材的第四个规律。也是我们最难做到的做到的一个规律。
4.字不重复。或者说尽量少重复。前面分析识字难的原因时,我已讲过现代教材的无效重复占90%以上。古人恰恰在解决这一问题上独辟溪径。前面提到的三百千,其中《三字经》共1616个字,《百家姓》共576个字 ,千字文共《1000》个字,三百千合起来共有汉字3192个字,但不重复的字约2200个。生字占全部字数的70%。这么大密度的生字量,现代语文教材是望尘莫及。
这里特别需要提到的是《千字文》,它用一千个不重复的字写的一篇韵文,学完这篇文章,就学了一千个字。是识字课本的精品。历史能将集中识字、分散识字、韵语识字、归类识字等诸方法高度统一起来的教材唯此一本。
在中国历史上,编写的童蒙教材无数,但大多是昙花一现,很少能流传下去,只有一本教材例外,这就是《千字文》。千字文是南北朝的周兴嗣编写的,它是唯一被历朝历代都选定的识字课本。流传到现在已经有1500年的历史。
据唐代李绰的《尚书故实》记载,周兴嗣作《千字文》“一夕编缀进上,鬓发皆白”。明代王世贞称《千字文》为“绝妙文章”。清褚人获谓《千字文》“如舞霓裳于寸木,抽长绪于乱丝”。历代评价《千字文》为“天下第一字书”。没有任何一本教材能获得如此高的荣誉。
周谷城先生在传统蒙学从书《千字文》的前言中说“周兴嗣编的千字文是一本公认为编得很好的识字书,从南北朝直到清末,流行了一千四百多年,成为世界上现存出书最早、使用时间最久,影响最大的识字课本,不能不说是世界教育史上的一个奇迹。”
日本、朝鲜还有越南等国的遣唐史将《千字文》带回本国让百姓学习汉字,这对于在世界上形成今天的汉字文化圈起到了重要作用。
遗憾的是,《千字文》虽好,但因其年代久远,内容陈旧,大多词语已不知所云,无法作为现代汉字的识字教材。清末以后,《千字文》不再作为识字教材,随后它所创造的世界罕见的高速识字方法也随之消失了。这好比倒洗澡水把孩子也倒掉了。

四、《字经》集成了古今识字课本的一切优点
三百千虽然有许多的优点,但也有其历史的局限性。第一个局限是内容上没有也不可能涵盖近代我国及全世界范围内发生的重大事件,科学技术的新发展;第二个局限是没有也不可能从量上反映出常用汉字的发展情况。而这二点又恰恰是其被淘汰的主要原因。
所以我就琢磨能不能用现代汉语的形式和内容再现1500年前的识字方法,也就是按照《千字文》这种识字课本的形式,用3500个常用字来编写。后来我才发现既要一字不重,又要韵语连篇,还要知识归类实在太难了,无怪乎《千字文》一篇文章能传诵1500年。
当时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古人的《千字文》只写一千字,而不写二千字、三千字呢?当我把汉字的收集工作做完后,才知道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
第一步收集汉字。我收集了人教版六年制语文12册的全部生字2540个、人教版五年制语文10册全部生字2493个、国标一级字库的全部常用字3755个、国家教委和国家语委联合颁布的常用字3500个。最后将上述汉字综合到一起,剔除重复的共收录单字3992个,然后他又从国标二级字库中选出8个较常用的字补足4000。可以说这4000汉字就是现代中国人一生中使用的全部常用字。
第二步押韵行文。我知道这是最难的,可再难也没有料到4000字竟然写了三年。我刚写时还感觉顺利,到300字时有些把不准所写的字前面是否用过,只好每写一字将前面的字查一遍,很是麻烦。写到500字时,他又发现查过的字还重复了20多个,没办法只好从头调整。写到700字时,他几乎写不下去,每查一个字要用五六分钟时间,好不容易想起一句既符合内容又能押韵的句子,一查几乎全部用过,泄气的他几次想掇笔不写。到900多字时,他差不多整天都写不出一个字来。这时他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周兴嗣只写了一个《千字文》就流芳千古。为什么宋朝后的《三字经》流传了许多版本,而早于它几百年的《千字文》却只有一个版本。
好不容易写完一千字,我再也不想写下去。怀疑自已正在走向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目的地。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直到一位朋友提醒我用电脑中的字处理软件可以解决汉字的查找问题。
电脑查字果然又快又准,不会错漏一个,现代科技为为我写作《字经》重新鼓起勇气,增加了信心。但是问题依然存在。前1000字用的都是最常用的字,越向后写越难写。同时电脑也带来许多麻烦。《字经》中的很多句子都是郭先生半夜醒来想起后记到纸上,白天又一个字一个字检索修改的。一遇到突然停电或不小心碰到电源,因内容没来得及存盘便全部消失,这时他只得凭记忆重新写过。三年中这种情形不知发生过多少次,有两次硬盘出错,全文丢的一字不剩。
三年多的时间终于著完了4000字的《字经》。
我从不怀疑《字经》的识字效率,尽管《字经》并没有在全国推广。他认为流行了1400多年的《千字文》是《字经》的效率的最好证明。《字经》的间接效应更明显。如果五六岁的孩子就能阅读文章,那么六年小学中他将阅读上千万字的课外读物。人常说“背会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偷”,“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读的文章多了,还怕孩子们不解字意、不会作文吗?
说归说,做归做。千字文毕竟是古人的教材。而字经毕竟是现代的教材,实验还是必须的。所以我选择了幼儿园的小班、中班、大班、和学前班、小学一年级、二年级等不同的年龄段进行实验。结果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商丘市睢阳区实验小学一年级64人,学字经一年,全班学生常用字的识字率达到95%以上。4000字抽查识字率在85%以上。就是说识3400字左右。
濮阳市学前班60人,平均年龄6.2岁,使用《字经》前先请濮阳市公证处进行公证,学习四个月后,又请他们公证。全班平均识字达到3000字,常用字的认读率高达90%以上。
郑州市实验幼儿园在全园实验,最高的一个班一天识字192个。平均每天识字量在50个左右。一个月下来就能读儿童书籍。
实验结果出来后,省内的大河报,工人报,科技报均以醒目的标题作了报导,如天下第一识字课本,能否掀起一场识字的革命。汉字认读,是个难题吗?河南电视台三套以“只读一篇韵文,便识天下汉字”为题作了儿童现场识字的报导,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热线电话都打爆了。
有一个南阳的家长先在南阳新华书店买书,买不到又到郑州的书店买书,又买不到,直接将电话打到出版社,又从出版社找到郑州大学,从学校找到北校区,从北校区找到我家的话号码。才与我联系上,其过程十分感人,我送了他一套书。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由此可看出家长对孩子的早期教育是多么的重视。
中国走向世界的最好办法是让全世界都认识汉字。英国曾殖民过许多国家,但最成功的不是船坚炮利,而是推销了一种语言。当今世界,没有几个国家不学英语的。
《字经》大幅度提高常人的记忆力。我们常感叹别人的孩子聪明,记忆力好。很少人注意记忆力与教材有极大的关系。我曾当许多人的面用《字经》做了一个实验。
我将“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时令应候,寒来暑往”这16个字毫无规律的排列成“生寒夏令春来藏秋候暑应长收冬时往”,让记信住的人默写下来,很多人将近用20分钟写好几次才能默写下来,而按前面的排列只用1分钟就写了下来。同一个人,智商没有变化,仅仅是识记材料的排列顺序不同,就使记忆率提高了20倍。谁能想到教材的编写与记忆力的关系是如此密切。
识字无难易,写字有简繁。也有人问,字经上的语言连成人未必能读懂,儿童能懂吗?这又涉及到一个识字观念的转变。其实提这样的问题正说明我们是在按照成人的思维方式去教育孩子,必须改变。
儿童识字,最初只是把字当作一个图象来理解,只是一个符号,至于这个符号代表什么并不重要。他并不把字和它的意义联系起来。这就是儿童可以不解字义,但可以识字的道理。而意义则是随着其知识的积累和人生阅历的丰富逐渐理解的。不识字的人照样能听懂思想、道理这样抽象的词,但对于六七岁的儿童来说,你讲一百遍思想的内涵,他也未必能理解。
许多儿童学了字经,能读报,但并不懂其含意。但书读百遍,其义自现,读的多了自然就理解了,这也正是我们让儿童先学字,后读书的目的。
现在的语文老在强调模仿课文写文章,其实能识字了,多读书,什么样的文章自然就会写了,没听说会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偷吗,还有“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不多读书,任你把课文讲烂,也写不出好文章。
现在幼儿园的教学小学化,上课只是老师在讲,而实际上小儿学字,重在练习发声,也是练习肌肉,大人能把一句话讲的很流利,可是儿童却不能,为什么,就是因为儿童发声的肌肉还没有训练到非常娴熟的程度。
《字经》教法首先强调识字、正音(多读、朗读)、有了基础再强调强调写字和训义
《字经》宣传,国家教委会议,加拿大讲学,中国侨联,全国铁路系统。

五、科学的识字观
识字的最佳年龄。这一方案有着深厚的科学基础。
生理学家告诉我们,成人的大脑约1500克。婴儿出生时大脑约350克,两岁左右就发育到1000克,八岁以前80%的大脑发育已经完成。这是大脑发育最快的时期。
心理学又告诉我们,大脑发育最快的时期,也是儿童学习的最佳期。错过了最佳学习期,学同样内容要多花6-7倍的时间。而且大脑发育一旦完成,形象记忆的效率就非常低下。印度的狼孩和我国发现的猪孩,即使用最好的教育也不能使其达到常人的智商就是这个道理。
“日本东京有多所教幼儿识字的幼儿园,据他们从67年开始的一项研究,5岁开始学部分汉字的孩子智商可达95,4岁时开始学的可达120,而3岁时开始学的可达130”。(注:智商判别标准,80以下是愚蠢,120以上是聪明)。
在古代,私塾儿童4-5岁识字并不少见。《三字经》上讲“莹八岁,能咏诗,泌七岁,能赋棋”,“唐刘晏,方七岁,举神童,作正字”,可见7-8岁的神童已能吟诗作赋了,6-7的孩子读书应该是很平常的事情。
从儿童习得角度看,识字越早,读书越早,知识积累相应就快得多,儿童认识和理解事物的年龄也会提前。
科学家经过调查发现,中国和日本患失语症的人要比欧美国家少的多。这是因为欧美国家使用的英语是单脑文字(左脑记音义),而中国和日本使用汉字是复脑文字(左脑记音义,右脑记字形)。因此儿童早识字能开发大脑。
日前由少儿出版社举办的“学前儿童识字教育研讨会”上,来自京沪两地的专家认为,3-6岁是儿童学汉字的最佳年龄,让孩子尽早阅读,对培养孩子的学习兴趣有益而无害。
各项科学研究的结果表明,3-8岁是儿童智力发育关键时期。
实际上越来越多的人们已经认识到,人才竞争从幼儿园就开始了。“人生聪明识字始”。识字是学习一切知识的基础。早识字,早成才已是不争的事实。
美国97年的国情咨文中,就提出让美国儿童8岁进入阅读,12岁上网。布什上台第二天,立即颁布了《不让一个儿童落后(No Child Left Behind)》的教育改革方案,并制定出从幼儿园到小学二年级通过“阅读第一”来提高识字的计划。这说明学前儿童识字阅读问题,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儿童对汉字的接受能力问题。我们在教育孩子的时候,总是在强调要与孩子的生活贴近,比如识字也是要教他们在生活中常见到的不超出他们知识范围的内容。为什么会形成这种观念?这是因为过去的幼儿教育没有量的要求,学多少算多少。在那样的规定中,用不超出儿童知识范围的内容来学习是可以的。如果我们把识读能力的解决放在幼儿园阶段。你教育儿童的内容就不可能不超出他的理解范围。因为毕竟儿童的理解范围太小了,说到底不就是动物类、蔬菜水果类、起居生活类,这些类的内容也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而字的内容就太广了。就名词说有疾病类的,有生理类的,有哲学类的,有化学类的,有天文类的、有地理类的,这些都是人一生中常用的字,如果因强调贴近儿童就不学了,那就不可能在幼儿园解决识读的问题。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在儿童眼里,任何一个字只是个符号,不管这个字是简单还是复杂。基本上不存在先学后学的问题。我们成人往往忽视了这一点。这是因为汉字在成人的眼里不仅是个符号,而且是一个代表着特定意义的符号。正是这一点,才使我们对汉字产生了难理解和容易理解的概念。比如我们教育儿童时总感到他们学兔、猴、猫、狗之类的字记忆牢固,而学理、思、情、论、悟来得慢,为什么,当然是他们对前面的字意有了理解,所以学的有兴趣。可是大家想一想,这些理解不正是随年龄的增长得到的吗?如果是个刚出生的婴儿,你教他兔、猴、猫、狗和教育他理、思、情、论、悟又有什么区别呢,在他们的眼里仅仅是个符号而已,绝对没有意义。长大点,个别字才显出意义。但这是很小很小一部分,如果我们识字总是在他们的知识范围内兜圈子,那么我们的教育就一定落后于儿童的智力发育。现代的小学语文教育不就是因为严重落后于儿童智力发展的能力才要改革吗?如果我们不能从观念上根本转变,那我们就永远不要再埋怨现在的教育制度如何如何的不合理。因为从落后的观念看,现行的教育都是正确的。
我们在幼儿园强调愉快这是不错的。但是从哲学的角度看,任何一个事情,当你把他强调过头的时候,就一定会出现问题。举一个最热点的例子。在新的幼儿园规程中,强调让儿童愉快。这对于我国幼儿园的现况来说是十分正确地。这实际上一直是西方儿童心理学所强调的。它们认为在幼儿园里,儿童不能有任何的委屈,要让儿童的天性完全解放出来。蒙氏教学就是这方面的典性代表。它特别强调儿童的自主性,认为只要是儿童想做的就是合理的,教师不能去干涉。问题让他们自已去发现去纠正。但是比较了中西方的教育之后。尤其是调查了华裔科学家持久的创造力之后,美国反而认为中国的基础教育是很成功的,正是在于基础教育的扎实,才使得华裔科学家一旦学会了创造思维的方式,后劲特别大,创造性非常持久,非常旺盛。所以美国有学者提出基础教育在中国,创造教育在美国。他们希望吸收中国的中学生到美国上大学,事实上,已经不只是美国,英国、德国,加拿大都是如此。一方面他们能赚到中国的钱,另一方面他们国家很容易出人才,这对于移民国家来说是人口质量的提高。
当然我不是说中国的教育不用改革了,从总体上看我们非常需要培养孩子的创造力。而且这是主流。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的教育千万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如果我们象美国停了科学教育一样二十年后才认识到这一点,那就是要多少代儿童付出代价。
有效记忆与无效记忆。这是一个心理学上的概念,但是他对于幼儿教育的内容却从另一个角度提出了问题。我们常常赞美孩子在幼儿园里背诵了许多儿歌,父母和教师都很高兴。但是从功效的角度看,占用大脑的资源和学习内容的使用价值是不是成比例很值得怀疑。因为其中有许多儿歌,既不是知识,也不是规范语言,更谈不上艺术。你就是记一脑子,长大有什么用呢,这就象现在的互联网,初上网看上去琳琅满目,都是信息,时间一长,你会发现有用的就那么几条,大多数网登是都是信息垃圾。
从生理的角度看,人的大脑存储是有限度的。150亿个神经细胞各有各的用处,不是像报纸上登的那样只用了10%。平常你思考的时间长了还头昏脑胀,这是说从生理上已经不再接受信息的信号,你非要头悬梁,锥刺骨那效率成几十倍的向下滑。这才是死记硬背。
这就提出一个问题,如何利用有限的大脑储存最有用的知识。这个问题过去很少有人提到,现代心理学研究表明,这个问题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变得非常重要。各种文摘的出现。就是要对各种信息进行过滤。大脑也是一样,只需要存储最有效的东西。
古人早就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可以看看古人的童蒙教材。

公司介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